于占江:农用工程机械应补农民所需

2014/10/10 13:51:29    《农机市场》

  

    ■     本刊记者  胡洁/文

    补贴,这个词在农机行业早已成为人们有事没事都要议论一嘴的话题,大家都期待着一年比一年增加的补贴大银所带来的惊喜。然而,在行业里还有这么一类人,他们大多实力相当,却拥有着模糊的身份,或许正因如此,面对国补,他们还需等待时机,这就是农用工程机械。农用工程机械在某些地方已进入补贴,但是对产品申报的一些限制,使得农民想购买的机械并不在补贴之列。山东福临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临”)副总经理于占江说,农用工程机械应补农民所需。

    山东福临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可以说是最早生产农用工程机械的企业之一,拥有着多年丰富的市场经验,很了解农民的需求。然而,这么多年来,“福临”的发展,总给人默默无闻,很低调的感觉。于占江说,作为一个中型企业,福临把更多的心思用在研发农民需求的产品上,还有售前售后服务上,不盲目扩张,不盲目进入市场,稳步健康发展。

    《农机市场》:福临是如何从生产农用车成功转型进入工程机械行业,并实现跨越式发展的?。

    于占江:福临的前身是1996年成立的山东省临清市农用车总厂,主要生产农用运输车和农用客车。2001年,国家规定农用客车禁止上路,并停止生产。因此,公司农用客车的生产就受到了限制,我们要生存和发展,就必须找新的出路。多年与农民打交道,使我们了解到农村的一些需求:新农村建设所需要的农田水利建设,农村自来水工程建设,农村电缆工程建设等都离不开小型工程机械。由于当时农村的公路不是很宽,大型工程机械一般不实用,所以我们公司感觉到小型挖掘机的发展前景比较好。经过认真的市场调研与确认后,公司便作了及时的产品调整,开始研制生产农用小型挖掘机。这是我们公司发展史上第一个很重要的跨越,也是一次转型。

    2002年,临清市政府重点抓国有企业改革。我们公司当时是国有企业,在政府要求下,这一年进行了彻底改制,全部实行股份制。改制之后公司的负担和包袱都小了,员工变得更敬业,责任心更强了,工作效率就提高了,公司的收入也随之提高。从这一年开始到2004年,3年的时间,公司“小挖”每年的销售从200台发展到1000台,2005年就生产了4200台,公司业绩实现了跨越性发展。

    第三个跨越是公司根据市场需求,在技术创新方面,使得产品的品种从2005年到今年不断增加,且产品的附加值也提高了。产品的附加值比较大,我们发展的空间也就比较大。2008年公司的销售收入是12.6亿元,预计今年能达到14亿左右。

    《农机市场》:国家“三农政策”的出台,使得新农村建设对工程机械的需求日益俱增,而部分省市对“农用”工程机械进行了补贴,使得“农用”与“非农用”工程机械的界定在行业内备受争议,您怎么看?

    于占江:我认为只要是农民需要,用于新农村建设的都是农用工程机械,就可以享受补贴。

    前几天我去山东省农业机械鉴定站,准备对公司即将申报地方补贴的产品进行鉴定。鉴定站的专家告诉我们,今年山东省对其有个规定,就是功率50千瓦以下,吨位6吨以下,在山东省鉴定范围以内的农用工程机械,才可享受补贴政策。所以现在很多产品,比如80千瓦、12吨的,就不鉴定了,如果山东省不鉴定就是不支持这种大吨位的产品上补贴目录。我个人并不是很赞同这种鉴定方式。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12吨80千瓦的产品,最适合农村使用,都是农民喜爱的产品。现在这个规定,对补贴限制了,农民想买机器却因没有补贴望而却步。我们一些同事去市场调研,很多农民希望我们企业可以向政府部门反映一下这个情况,最起码也争取到13吨以下的产品补贴,而且这个价格农民也是可以接受的。

    同时我也可以理解,农用工程机械补贴会给政府部门带来一些困扰,因为你很难判定农民购买机器最终是否只在农村使用。但在我看来,进行城市建设的建筑商一般都是选择一些国际上的大品牌来使用,而国内一些品牌所生产的二十几万的产品其实更适合农村使用,应该享受补贴,农民有这个需求。

    《农机市场》:福临的农用工程机械产品主要有哪些?产品有哪些创新?是否有补贴?

    于占江:福临生产的农用工程机械产品主要以挖掘机和起重机为主。

    有两个产品是我们公司研发方面步子迈得比较大。一个是轮式的978型挖掘机。它的行走速度快,机动性比较好,操作简单灵活,工作效率高,故障率低,价格便宜,一台8吨的车,零售价格是13万多,农民很喜欢这个产品。仅9月份这个型号就卖了180台。另一个新产品是FL9138履带机,采用国内最好的柱塞泵,以前的产品都是国产配置的齿轮泵,发动机费油,工作效率还低,现在这个机器用的还是小油门,发动机在怠速情况下,工作效率高,25.8万的价格也在农民可接受范围之内。

    我们的产品目前已经在吉林省和辽宁省申报地方补贴了,大概明年就能实现。山东省内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补贴,因为山东省占全国农机产量的50%以上,销量大了,国家的补贴资金就受限制,大型收割机拖拉机都不够补,农用工程机械的机会就更少。

    《农机市场》:您认为农用工程机械下乡与汽车、家电下乡有什么本质区别?争取国家政策对农民生活、对企业发展有哪些好处?

    于占江:它们之间的消费概念不一样。汽车、家电是消费品,是促进农民消费的,而工程机械是生产资料,是能给农民创造更多价值的。

    争取国家政策,农民购买农用工程机械,可以减轻负担,增加收入,提高生活水平。我希望15吨以下的国内工程机械品牌都可以进入补贴,价格在25万到30万,因为农民的需求很大。另外,企业的发展,也离不开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农民是消费者,购买能力又有限,没有国家的支持,农民很难轻松买下心仪的机器,而企业的发展速度也会因购买力的有限变得缓慢。

    《农机市场》:目前,国内农用工程机械的技术水平相对较低,一些基础件(零部件)都未达标,研发费用投入也较少。福临在这些方面的情况是怎样的?技术与人才储备如何?

    于占江:市场是很敏感的,用户的需求是不一样的,你不增加新产品,你的老产品就很可能马上面临淘汰。我们公司在这一方面的意识很强,一方面我们会在老产品的基础上,不断进行改良和完善。另一方面,我们每年都要保证有新产品的储备。公司的地方办事处人员,基本每周都会发一些新的市场信息给总部,技术部门的人员就会及时掌握市场需求信息,研究下一步是否推出那样的产品。公司的人员每年有来的,也有走的,这个很正常,但是我们公司技术人员跳槽的很少,人才储备还是有保障的。

    《农机市场》:从去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到目前为止,福临的产品在市场上需求情况怎样?根据市场状况做了哪些有利调整?

    于占江:金融危机对农用工程机械的影响不大。我们公司的成本通过“比价政策”控制的比较好。福临的比价政策,就是产品的同样质量,比价格;同样价格,比服务。关键是用户的满意度我们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金融危机之所以没有影响到我们,要得益于我们产品的技术创新以及产品的结构调整和开发。2008年的销量同比2007年还增长5%。农业机械行业与其它出口较多的行业不同,农用工程机械出口不大,只占5%~10%,国内市场需求较多,国家政策又拉动内需,农民工返乡也开始进行机械的投资,使得农用工程机械并未受到金融危机大的影响。

    金融危机还没有过去。因此,2010年,我们一是不盲目扩张,公司的基础建设暂时不大扩张,盲目扩张对资金运用的风险较大。二是产品结构上要增加新的需求品种。

    《农机市场》:配套发动机和关键零部件的水平是提高产品水平的因素之一,福临的配套产品怎样?

    于占江:我认为国内的挖掘机品牌前四五年都不行,因为国内的配套件质量不过关,但现在好多了,比如我们国内配套件主泵、主阀、液压系统等,国产的总体质量都提高了。配套件质量提高了,我们主机厂的产品质量就更没问题了。

    福临用的发动机主要配东方红、华丰、玉柴、潍柴,我们是根据用户需求来配它们喜欢的厂家产品。比如说西部用户喜欢潍柴,东北的用户喜欢东方红,南方的用户喜欢玉柴。泵阀,也就是关键零部件,我们主要用贵州的主泵,济南军工厂的泵,另外油缸我们自己生产,质量控制得也比较好。

    《农机市场》:您认为农用工程机械未来如何发展?重点要清除哪些障碍?

    于占江:未来农用工程机械往好的方向发展,首先要有国家政策的支持。然后就要关注用户的需求,研制新的产品。我认为如果产品不改进的话,其它行业的产品都在提高,你势必被淘汰。

    目前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售后服务,很多企业并不重视。农民对工程机械的使用、行业维修和保养等方面意识不强。其实工程机械液压系统油脏了、有杂质是不行的,必须定期清理。而机器的维护说明书上写得很清楚,农民也不愿意仔细看,有了问题又找厂家。基于这些问题,我们公司在售前都要进行培训,引起用户重视。还有,对于从来没有接触过挖掘机的用户,第一次操作,我们要求必须来公司培训半个月,住宿等一切费用都由公司来承担,这样做是为了避免今后在操作失误上给机器带来故障。售后服务,我们一般每个区域都会配一个专业服务人员,出现问题都会及时赶到故障现场,避免用户耽误工时遭受经济损失。所以售后服务很关键,一个企业的品牌要发展,服务一定要做很好。

    另外,我认为企业不要盲目扩张。你的产品质量不过关,不要盲目的打开市场,用户有需求,产品有缺陷,你保证不了质量,特别是偏远地区,就不能卖,因为服务跟不上,这样就造成了不良影响,再进入市场就很难了,所以不要轻易的进入市场,进去之后你就要服务好。

    《农机市场》:您对今年3月由中国农机流通协会刚成立的农用工程机械分会怎么看?未来期待分会能为企业做哪些有效工作?

    于占江:我觉得分会的成立对我们企业还是很有利的,它的成立,可以代表我们企业反映一些呼声。比如在需要国家政策支持方面,协会帮我们汇总、上报、沟通,就能尽快和国家政策接轨。如果只依靠我们企业自己的力量,呼声再高,不一定会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农用工程机械是面向农村的,中国农机流通协会这么多年来经验比较丰富,对国家政策也比较了解,有什么情况也可以和我们企业进行很有效及时的沟通。

    我希望分会不仅在政策上可以为农用工程机械的生产企业争取一些发展空间,而且在信息共用上,发挥桥梁作用。比如召集大家一起开个研讨会,交流目前行业所遇到的一些问题,把握好发展的大方向。

    《农机市场》:这次来合肥参加由中国农机流通协会举办的“全国农机产品订货交易会”,公司带来哪些新产品?与去年相比,请用一句话来概括您对今年“全国会”的印象。

    于占江:今年主要带来FL988履带挖掘机、FL9138履带挖掘机,FL978轮式挖掘机、3台挖掘机都是我们公司最新的产品,市场反应很好,用户需求也比较旺盛,其它的产品也很多。

    今年的全国会给我的最深印象是展商比往年积极,大多来很早就搭建展台,观众也特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