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全国农机会”猎“新”

2014/10/10 13:51:29    《农机市场》

  

  ■     张蓝水/文

  有幸连续3年,参观、采访一年一度的亚洲第一农机大展——“全国农机会”,每年都有新的感触。今年农机大展从郑州移师江南重镇安徽省省会合肥,对记者来说,一切都是新的:新展馆、新气象、新技术。本着选定的报道宗旨“新奇共分享,意义试浅析”,此次报道就来个:合肥“全国农机会”猎“新”。

  “全国农机会”——盛况空前

  由中国农机流通协会与合肥市人民政府主办的亚洲第一农机大展,10月23~25日在合肥国际会展中心举行。今年的大展又创造了几项历史新记录。参展商近2000家,总展面积超16万平方米,日专业观众超11万人次。这是中国农机化发展史上空前的农机博览会,成了中国农机人的盛大节日。人们已经形成这样一种概念:要证明自己的存在和地位,请参加“全国农机会”;要了解和认识中国农机化,请参观“全国农机会”。“全国农机会”又成为中国农机人学习、交友的大聚会。

  展览期间,不仅有琳琅满目、色彩缤纷的当前中国最高端、最广泛的农机新产品、新技术展示,还有工程机械和汽车展示,更有适合不同层次、不同人群参加的专家论坛、技术讲座、产品推介和农机流通表彰等各种理论、技术、经验交流会。展会的生命在观众。今年主办方不仅请来了全国29个省级和安徽省外170多个县级农机管理、技术监督、技术推广界的负责人和科技工作者。安徽省从省到乡村的农机人和爱农机的农民则倾巢出动到省城。他们当中许多是农机大户、农业经营大户。这些观众都是农机市场上购买农机的决策人。那种只为领导者和城市农机工作者办农机展览的时代结束了。合肥农机展,盛况喜空前。

  拖拉机制造——大拖角力

  创新是民族生命的源泉和兴旺的标志。技术创新是农机行业领军者的身份证。在大型拖拉机领域,业内人士常说我国有五大公司。但居于前两位的莫过于中国一拖、福田雷沃。论产值,上年下年各自会有高有低,而且随意性比较大。而论技术创新,就不是那么轻而易举了,这是真正的企业实力较量。

  尤其是大拖的角力,既是国家所期盼和关注,又是行业所瞩目的高技术领域的焦点。就如同大竞技场上的两名角斗士,又如一场势均力敌的拔河比赛。观众有时屏住呼吸,有时又齐声呐喊。我国特大型拖拉机的研发,正是箭在弦上的时刻,因而就特别引人注目。

  作为中国农机界大阅兵的“全国农机会”成为这样一个大竞技场。2007年,福田雷沃在郑州“全国农机会”上,出示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拖拉机——欧豹-TN2654,即265马力,引起展场的轰动和业内的一片喝彩。当时中国一拖出示的最大机型是东方红-1804,即180马力。这年,福田雷沃占了上风。那年,人们可能还缺乏比武的意识。2008年,福田雷沃跃进了20马力,推出欧豹-2854型双轴驱动8轮拖拉机,让人们对中国第一台的8个高花纹轮胎拖拉机开了眼界。但这年亮相郑州展会的中国最大拖拉机桂冠,被比之仅多了3马力的中国一拖6个高花纹轮胎东方红-2884型拖拉机所夺得。

  今年,“全国农机会”移师安徽合肥。福田雷沃又跃进了15马力,推出3004型双轴8轮拖拉机。“中国一拖”展台出现的是8个高花纹轮胎的3804型拖拉机,一下子跃进了92马力,卫冕中国最大拖拉机桂冠。据说,福田雷沃的3004在现场被东北一家客户定购。

  当然,中国最大拖拉机的角力,如同汽车行业的“概念车”一样,也是一种“概念机”,不一定立刻就在农业上发生重大影响。它既有可靠性问题和批量生产能力问题,还有配套农具问题和地区适应性问题等。但是,它是农机行业对国家期盼的一种努力和回报,显示的是我国民族工业的科技进步和生产能力。因此,对我国农机行业乃至国家整个装备制造业都具有重大意义。

  玉米收获机——果穗脱粒

  在当前,我国农业机械化大进军是“南稻北稖”(稖:玉米),即南方主攻稻谷生产机械化,北方主攻玉米生产重点是玉米收获机械化。玉米收获机械化起始是摘玉米果穗,后来提出果穗摘后脱苞;开始背负为主,近年自走式有所发展;开始通过揽禾链、扶禾杆解决不对行,近年用多组摘穗器解决不对行有所发展,可谓一步步选择。今年合肥“全国农机会”,采用多组摘穗器的已有不少厂家:洛阳中收、新疆中收、中国一拖等。

  近两年,又有田间直接收取玉米籽粒机出现,从公路晒玉米粒已有所见。较早报道的玉米籽粒收获机,似是河南玉神公司的全喂入机,即把玉米青贮机的双喂入轮割台嫁接到小麦收获机主机上。中国一拖也有玉米全喂入机,基本上是升高拨禾轮位置的小麦收割机。在郑州展会上,记者在全喂入机器前,曾询问请教:将农作物中最大的“草”——玉米秸与果穗一起喂入、打碎,再分离、清选,在总体技术路线选择上是否合理?是否过多消耗动力?夹带损失率如何?何不采用摘穗→脱粒技术路线?当时,相互只是一笑了之。

  今年合肥“全国农机会”令记者耳目一新。玉神、中国一拖在展出全喂入机的同时,都推出了“小麦收获机主机”加“玉米摘穗台”的摘穗→脱粒机型。这是在小麦机配收玉米果穗机的“两用机”之后,又一种收小麦、玉米籽粒的两用机。实际上,从此可通过换用和调整必要部件,以实现小麦、稻谷、玉米收获的三机合一。更令人可喜的是,有一大批企业都推出了摘穗→脱粒机型。除了上述企业外,福田雷沃有6行玉米籽粒机,新疆中收公司有4、6、8行机,洛阳中收公司有4行机(可配5、6、8组摘穗器的不对行机),时风公司有6行玉米籽粒机。河南新乡市花溪公司的籽1GA粒机则是自制4行摘穗台,配装雷沃谷神小麦收获机主机。种种情况说明,一方面,直接收获玉米籽粒在农业上有发展需求;另一方面,直接收获玉米籽粒机正转向摘穗→脱粒机型,且渐渐成为行业共识。此次,记者与玉神谈起玉米全株喂入与摘穗→脱粒问题,又相视而笑,认为摘穗→脱粒机型会有发展前景,说不准哪一天会成为主导机型。记者询问为什么一年两熟地区农时很短,也要直接收获玉米籽粒?玉神展商告诉记者:地球变暖,使得冬小麦播种期在不少地区后延半个月左右,加上选择生长期短的夏玉米,收获期适当后延,使得籽粒含水率满足了在田间直接脱粒条件。这就为黄淮海地区玉米籽1GA粒收获机提供了市场发展空间。当然,这有一个逐步开拓的过程。洛阳中收公司市场部人员对记者说,黄淮海地区小规模农户直接收籽1GA粒尚可。但东北地区大规模农户,如果没有烘干设备,则不能贸然直接收获籽1GA粒。他认为,籽1GA粒机还不是目前东北的选择。

  稻谷收获机——纵向轴流

  在我国农业机械化大进军的“南稻北稖”中,南方主攻的稻谷生产机械化包括栽植和收获。栽植作业用插秧机已经形成大多数人的共识。收获作业除了橡胶履带全喂入横向轴流收获机外,半喂入机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今年合肥展会,中、日、韩许多半喂入机型专业厂家都推出了6行机。这对受稻株排队脱粒原理限制的“半喂入”机来说,算是大型机了,这也许是一种趋势。

  自从久保田(苏州)公司出口泰国500台中型全喂入纵向轴流收获机以来,引出农机界一阵波澜。久保田(苏州)又迟迟不将该产品推向中国市场,更引起人们的不少猜疑。去年郑州“全国农机会”,还是久保田(苏州)全喂入纵向轴流收获机一枝独秀。可今年合肥“全国农机会”出人意料,不算百花盛开,也是花儿朵朵,一下子冒出不少这种机型。久保田(苏州)市场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纵轴流”2009年在世界市场销售4000台。中国大陆销售的100台是13.6万元人民币,而同样生产率的“半喂入”约是20~25万元。他说,中国大陆有大约6家公司也在生产“纵轴流”机型。记者在合肥展会看到,福田雷沃谷神DG-200“纵轴流”机型;江苏常发锋陵公司4LL-2.2Z多功能联合收割机,“纵轴流”有单边纵向割刀,可收获水稻、小麦和油菜。

  “纵轴流”作为一种新型以水稻收获为主,又可兼收小麦、油菜。其用途的广泛性,超过了“半喂入”,而其价格是半喂入55%~66%。这样的悬殊是否会对我国水稻收获机商品构成产生很大影响,而对农民形成价格导向?如果不是为了保留整株稻秸,会对“半喂入”形成不小的冲击。若如此,“半喂入”将面临或者降价,或者少产。记者就此分别询问过久保田(苏州)和韩国大同(南京)公司市场负责人,他们表示不会出现此种情景。大家相信市场,顺其自然。记者乐观其成。

  中小大结合——小机纷呈

  我国农情复杂,除平原外,还有更多的丘陵、山地农业。以农民均田为主的家庭承包经营,使得农业的规模经营发展是一个较长期的过程。适应农业特点,我国农机机群构成,只能是中、小、大相结合;随着规模农业增加,来发展大型农机。合肥“全国农机会”给人一个深刻印象,就是风风火火的小型农机。

  拿玉米收获机来说,玉米机开发初期,是单行、双行居多。但没有过多久,3行、4行就占了主导地位。这次展会却出现了许多小型双行玉米收获机。山东常林公司还出了单行机,连山东五征这样的大公司也有双行玉米机。小公司的双行玉米机则成为展会一个特色。河南洛阳裕农公司的背负式2行机,有向后输送果穗的,也有更简单在机前倾卸果穗的。生产带脱苞功能自走式2行机的山东华兴公司告诉记者,即使在农业大省山东,人均1亩多地,每户又分在几个方向的条块地,仍然需要这种小机器,不用说丘陵、山地的小块地了。他们的机器还远走黑龙江省呢。

  我国果园和温室的机械化可以说是最落后了。虽然收入不菲,但仍然是劳动密集型的手工劳作为主。他们有经济实力机械化,就是缺少合适的机器。有的农机企业看到了这个市场空缺。记者看到宁波培禾小耕作机公司研发的乘坐式小型钢履带耕作机。为了适合果园和温室作业,该机设计尽可能地矮化。为了尽可能提高在果园的通过性,设计者徐刚计划将操纵驾驶装置侧置、下移,还考虑步行操作方案。无独有偶,记者在洛阳裕农公司展台看到一种叫“果园王”的侧置操纵、乘坐式轮式小型耕作机。种种迹象表明,果园和温室耕作机械化曙光在前。

  成堆的玉米棒子要脱粒,通常使用电动或柴油机驱动的脱粒机。有的人工喂入上料,有的增加输送装置。但总要有人工辅助上料,或隔一段时间移动机器。这在大量生产中,劳动强度都不小。记者在10月24日下午撤展现场,发现1台正要装车的与小型拖拉机配套的自动上料玉米脱粒机。该机由河南正舆县金茂公司研发。前面是如割台的捡拾器,棒子经过桥,被输送到后部脱粒机。机器可根据需要移向果穗堆,机组只需籽粒装袋人员。农业机器特点是,满足作业要求下,结构尽可能简单。该机构思巧妙,解决了玉米脱粒难题,省人工,又提高了拖拉机利用率。

  至于小型农用工程机械,小装载机、挖掘机真正如雨后春笋,在展会上琳琅满目。仍然在撤展现场,记者看到山东莱州金益公司的ZL-0.6小装载机,与25马力拖拉机配套,拆装方便,装载部件0.45万元,很适合农户购买使用。在国外,装载机或叉车往往是农户必备机具,看来我国农村也快到这个时候了。

  10月22日,记者第一次到合肥国际展示中心,刚进入展场,就看到一位妇女单手推着一个塑料轮,看上去好像儿童玩具。原来是河北故城县宏祥机械厂生产的一架地亩测量器,有电子记数和机械记数两种。这可是跨区作业结账前用得着的帮手。在此次亚洲第一农机大展上,记者看到的“农机巨人”是有20吨重的纽荷兰公司的大型青贮机,而这架地亩测量器就是最小的农业机械了。

  自己做广告——异彩宣传

  在展会上除了做广告之外,利用民间文化或现代文化形式吸引观众、宣传企业或展品已经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展会文化”。“全国农机会”年年办,同一个企业的“展会文化”也得花样翻新,才能引人注目。今年合肥会“展会文化”之“新”,记者想借用常常被人们用作贬义的一句话,“拨乱反正”为褒义语,这就是“无所不用其极”。

  今年的展会宣传有文有武、有静有动、有演有游,好不热闹。让观众在参观科技之时,又欣赏了文化和娱乐。时风集团公司的宣传员们,身着民间古典的红黄白服饰和头巾,红黄的民间大鼓,敲起来震天响,要把他们的广告语“时风,时风,路路畅通”传遍城乡。时风已经成为一个有发动机、车辆、拖拉机、收割机、农机具、轮胎等的综合性大型企业,很接近“路路通”了。以车辆为主要产品的英田公司,每年都要用搭台表演吸引观众。今年来了个“模仿秀”——“小沈阳”,说说唱唱。此人身着苏格兰男式裙服,模样长得还挺像“小沈阳”,吸引不少人驻足观看。洛阳中收机械装备有限公司则逆向思维,来了个高雅国粹古筝独奏。演奏者身穿古典长服,一身仕女气质,从指尖流出悠扬的古曲旋律,引人静听。

  与民间古典文化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现代文化宣传方式。北京弗雷森公司在展台设置了穿洁白葫芦裙的假人,似是童话中的灰姑娘。更有一个大眼珠的机器人,接受口语指令即可动作,颇有趣味。大热的天,行走的充气卡通人也不少,可能是“喜羊羊”们吧?最时髦现代的可能就属洋马公司了。他们学习汽车展,动用真人模特为收割机、插秧机张目、添彩。白色超短裙、露脐装模特,令人“侧目”,倒也引来不少人与之合影留念。中国一拖也动用了穿旗袍的模特。有人说,这一下子把农机展的档次提高到了轿车展的水平,是一个大胆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