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字珠玑,农业生产性服务发展论坛实录

2018/10/31 18:02:04    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

  

10月27日,农业生产性服务政策、理论与实践发展论坛在2018中国国际农业机械展览会期间成功举办,农业农村部农村合作经济指导司张天佐司长、农业机械化管理司王家忠副巡视员、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毛洪会长出席会议。报告嘉宾还有华中师范大学曹阳教授、美来众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刘石董事长、山西省农业科学院玉米研究所邵林生研究员、北京佳格天地科技有限公司贾敏商务总监,会议由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涛主持,共有行业近200名农机同仁参加会议。本次会议由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主办、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农业生产性服务分会承办。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持续关注农业生产性服务问题,继八月份全国农机流通工作会议后,再次举办专题论坛点题、破题,并在协会第六届十一次常务理事会上决定成立农业生产性服务分会。

微信图片_20181031175553.jpg

农业农村部农业机械化管理司王家忠副巡视员指出,本次论坛以农业生产性服务、政策与实践发展为主题,很有意义。从国际经验看,现代农业是一个社会化大生产的过程,无论是以法德为代表的欧洲中等规模的农场经营模式和以美国为代表的大规模的农场经营模式,还是以日韩为代表的小农经营模式都离不开农业社会化服务的有力支撑。我国农村户均经营规模小,加之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农村中青年劳动力严重缺乏,更加需要通过农业社会化服务特别是农业生产性服务把千家万户的小农生产连接起来,形成规模、提高效益、节本增效,以更好的解决谁来种地、怎么种地的难题,为农村农业现代化提供全面有效的支撑。农业生产性服务内容非常丰富、非常广泛,其中农机社会化服务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它贯穿农业生产作业的全链条,直接完成或者协助完成农业生产的产前、产中、产后的各个环节作业,可以说农机社会化服务搞得好不好直接关乎农产品能不能产得出来、质量好不好、成本高不高、竞争力强不强,也直接关乎农业生产力能力的提升和农民持续的增收以及农村新业态的培育和生态环境的改善。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经营主体,要通过推进农业全程社会化服务等措施来把小农生产引入现代化农业的发展轨道,这些都为农机社会化服务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提供了机遇,同时也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下一步我们将适应农机化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来积极的培育新主体、打造新业态、创设一些新的政策、构建一些新的平台,大力支持发展多元化、多业态、多模式的农机社会化服务组织形态,比如农机合作社的联社、农机租赁公司、农机+农事服务综合体、“农机销售+农机维修+培训”的新兴服务以及金融保险联合体等等,在服务方式上大力推广推行订单作业、联耕联种一条龙作业、“互联网+供需对接”等各种对接方式和服务模式,推进农机作业服务组织与其他农业新型经营主体和一些公益性的服务机构、农机生产产销企业进行强强联合,做大做强农技服务产业,着力解决好一家一户办不到、办不好的问题,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效衔接,共享农机化发展的红利。

农业农村部农村合作经济指导司张天佐司长指出: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客观要求。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将是把普通农户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的重要途径,是推进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的迫切需要,实现质量兴农、绿色兴农的有效途径,是建设现代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基本规律。农业社会化服务是一个战略性的大概念,目前正在黄金发展期,如果培育得当,未来市场规模可以上万亿元甚至数万亿元。农业的社会化服务是贯穿于农业生产经营加工链条,包括农业的产前、产中、产后各个环节服务的一个行业。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从事传统种植业、养殖业的小农户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实,那么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帮助我们的小农户节本增效,解决小农户分散生产经营过程中的一些共性的服务问题,把小农户的发展和生产纳入到现代农业的轨道,是一篇大文章、一个大课题,需要通过社会化服务的产业的培育以及一些好的机制和模式的推广和应用,实现这个目标。
    张司长强调,在推进农业的社会化服务的进程中,一定要坚持市场化的导向,核心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共享、激活存量资源。2018年中央财政有40亿元在培育和推动土地托管,总的思路、目标很清楚,一是要降低农户的生产成本,二是引导和推动农户更多的采用社会化服务的形式,三是培育社会化服务的产业。

华中师范大学曹阳教授在报告中指出,农业机械化必须与农业社会化服务相结合。农村改革后来经过它的早期阶段之后一步步向纵深发展,特别是农村经济改革引发了全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不管是农村还是全国都发生了一系列深刻的变化,就农业机械化来讲出现了两个很大的转变,第一个是农村以前是把农民紧紧的捆在土地上,其中改革向前推进农业大规模的转移,农业劳动力的大规模转移这在世界历史上是空前的,有上亿的农村劳动力特别是青壮年劳动力从农村到了城市,离开了农村,也离开了土地。所以我曾经有一个基本的观点,我认为农村改革最重要的还不是承包,而是给了农民的自由选择权,他可以选择到农村,也可以选择去城市,他可以选择搞农业,也可以选择搞非农业,自由是效率的源泉。因为这样一来,因为最大规模的农业劳动力转移使得农村的劳动力以前是非常多,后来慢慢的青壮年劳动力都走了,农业的劳动力就不是像一开始显得那么多的剩余,在有些地方农业劳动力还不够了,这就正好为农业机械化提供了新的需求,如果大量的农村劳动力永远是把他捆在土地上、捆在农村,那农业机械化没有办法推进,因为我们那么多人总要做事,你机械化本来是节约劳动力的,现在由于农业劳动力大规模的转移,农业劳动力、农村的劳动力发生了结构性的历史变化。那么把这样一个问题解决了之后,那就是第二个问题,就是在农户经济的小规模经营和农业机械化能否兼容,即在小规模的家庭承包制的基础之上农业机械化有没有办法推进,农业社会化服务就是答案。
    曹阳教授特别在报告中强调,农业机械化的本质不是机械的简单堆积,也不是农业动力的增多,而是农民在农业生产的各个环节可以享受到的农业服务。不是说农业机械越多越好,也不是说农业的机械动力越高越好,而是把农民从繁重的劳作中解放出来,使他们享受到农机的服务,这才是根本的目标。如果这个观念转变了之后,那么我们农业机械化它的一个根本转变就是要向追求农机社会化服务的覆盖去转变,就是农民享受到的农业机械化的服务越多,那么我们就可以达到农业机械化所达到的本质性的要求。

微信图片_20181031175548.jpg

美来众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刘石董事长在发言中讲到,中国农业的现状大家都清楚,如果我们只考虑中国现状去做一些事情的话,我们就无法实现弯道超车,一定要知道是产业未来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发展状态,那么我们就未来的需求做准备,我们才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如果别人做什么我们做什么,我们永远会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那么未来中国农业的发展两个最重要的因素,一个是生产规模化、产业规模化,另外一个是市场化。规模化讲的是生产,是供应端的问题,市场化讲的是需求端的问题。
    世界农业在1970到2000年的时候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过去人类历史上农业生产一直是供不应求,农业的生产一直追求农业生产最大化,要养活这么多人口,同时需要追求税收,这个是过去整个人类跟自然在搏斗的时候一直是属于弱势群体。但是这个情况发生了变化,在1970年在世界上发达国家和中国在2000年前后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就是这个之后是供过于求的,就是在生产总量上讲是满足了需求,而且供过于求,包括中国也是这样的,就是我们低端产品是供过于求的,我们缺的是高端的产品,缺的是产业的效率,而不是缺生产量。正因为供过于求,所以整个农业发展方向出现了根本性的转变,以前的发展都是数量农业,就是追求产能最大化,只有供过于求了以后才出现了质量农业,就是小农业。
    大农业产业效率的提升我认为有五个关键点,一个是生产规模化,就是规模化了以后农业机械化才可以上去。第二个是需求拉动,我们从过去计划经济的角度看过于强调生产能力的提升,而不注意和市场需求的对接,所以产能过剩一直是我们的问题,所以供给侧改革最重要的一定是和市场的对接、和需求的对接。第三个是产业链缩短,产业链缩短了产业效率自然就提升了,这是它整个组织方式的改变。第四个是在生产的过程中,特别是在田间生产过程中高科技手段的应用。第五个是产业链金融的对接,我们现在在实践中也是这样的,就是我们拿到一部分订单,客户先付给我们一些订金然后用于整个农业生产的投入,就是产业链金融的对接,就是不仅仅是硬件,还包括软件和组织方式都要进行改造,然后我们提升整个产业的效率。我们从农业产业化发展的逻辑和阶段来看,整个产业化不仅仅是农业产业化,整个农业产业化必须要走四个阶段:规模化、标准化、现代化、产业化。
    美生是美来和大连生威粮食集团成立的合资公司,美生所倡导的托管是改造中国小农经济的关键点。我认为主要有四个点是比较重要的,第一个是实现农机标准化配置和操作,这是硬件的基础,第二个是要有粮贸的拉动,如果说你生产出来粮食没有好的出口能够给农民卖一个比较好的价格或者迅速变现,这个事很难做到,我们现在和大连生威粮食集团成立了合资公司以后我们自己本身就可以操作。第三个是要有金融来调动这个事情,因为农业生产需要前期的投入,没有金融的支撑规模也很难做上去。第四个是各地和各县要有优秀的合作人,因为农业一定要因地制宜,没有好的合伙人操作会遇到很多麻烦,如果你派人去成本也太高了。这是土地托管要成功必须具备的四点。刘总强调,整个农业生产面临的问题,第一个是劳动力的问题,第二个是农民技术的问题,第三个是服务的问题,第四个是销售的问题,第五个是资金的问题。美生通过机械化来解决劳动力的问题,通过套餐来解决技术的问题,通过托管来解决服务的问题,通过订单来解决农产品的销售问题,通过金融化来解决资金的问题,这是整个的思路。

山西省农业科学院玉米研究所所长邵林生研究员在报告中阐述了十字型托管架构的概念。在2017年我们成立了玉米全产业链土地托管联盟,但是在实践中发现这个链条是断裂的,断裂的环节在哪里呢?就在生产环节,所以我们通过省县乡村四级联合社的体系把这个链条给链接起来。我们的省县乡村四级联合社从规模上来说,省级是20个县,要打造600万亩的面积设计,一个县就是30—50万亩,一个乡就是3—5万亩,一个自然村有2千—8千亩的面积。在平遥这里我们17年底到18年进行了实践,就建了一个金字塔型的托管体系,就是县乡村三级联合社的体系,通过系统化、全面化、快速化的实现托管,我们是要进行抱团的发展,把全县现托管的所有乡、所有村进行抱团,抱团最核心的概念就是实行股份化的合作,通过股份化把大家拴在一条船上共同去创造效益。最核心的一个概念,也是张司长刚才提出的最核心的概念,就是整合资源的概念,不需要你再买更多的生产设备,而是说把现在生产中各个环节优秀的资源充分进行整合,而不是做替代者的角色。
    我们去年成立了托管联盟,这个是实质性的一个体系的概念,我们玉米所的定位就是托管培训学校的概念,这个链条里面我们现在是侧重建立了一个储粮银行的体系来延长服务链条。这个体系就是联合社负责产量,它能够提供优质粮源,粮商负责储粮、卖粮,农行负责提供贷款。将来农民卖粮只需要一个电话打给联合社,卖粮资金就由银行直接打到你的卡上,将来农民只需要到收粮的时候去地里看一下你的地里产了多少粮,所有的全部环节由合作社来为你提供服务。储粮银行商店的概念,就是说进入储粮银行的体系以后农民可以提前透支消费30%—50%粮款的这样一个概念。今天讲到农机会这块我有一个概念,我们是在基于这个托管体系建立起来,在规模化程度提高的基础上,我想托管了1万亩地,或者是5万亩地,我这么大的面积需要多高大的农机,到那个时候才逐步提升农机的机械化程度,这个时候买下的农机更适应我的托管体系、更匹配托管体系,达到效率的最大化,从而这样逐步淘汰老旧的农机,并且这个农机它可以跨区经营,就是从一家一户直接走向专业化的队伍。这种模式的核心就是家家收粮,我们可以启动这个事情最核心的问题是解决了把农村怎么托管起来的问题,实际上很多企业做的不成功的地方,对核心的问题是没有解决接地气的问题,我们的家家收粮就是最接地气,最可以吸引农民快速进入托管体系的最核心的理念,这就是增益型套餐式的概念,增益就是节本增效,节本可以节约成本5%—10%,增效是我们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收粮,就是一些套餐,通过不同的品种、肥料来组合形成套餐,这样提供一个高效的科技成果转化平台,也提供了一个高效的农产品销售平台,推广对象从一家一户的农民改变为省级的联合社,那么新品种也可以快速的进入这个体系进行推广,那么这个新品种的推广也变的很简单,新品种、好品种加3分收粮,旧品种加1分收粮来实现快速的新品种推广。
    实际上我们这个概念就是一个轻资产、无风险的,所有进入这个体系按照咱们这个模式操作的,是不需要你投资的,也是没有风险的,所以说可以快速的拓展。让托管变得简单,就是把联合发挥到极致,这里有一个核心的概念,把所有的优秀农机经销商整合进来,也把所有的农机户全部纳入进来,我们这个做法思路是先建立生产关系,再推进生产链,在初步托管的过程中所有生产要素全不变的情况下,我给你加3分收粮,农民知道这个效益是实实在在的,在所有生产要素不变的情况下农民给你承诺,我保证产量,这样咱们的托管就没有风险。

北京佳格天地科技有限公司贾敏商务总监在报告中讲到,全球的农机、农资巨头都在进行类似的产业布局,以2013年10月份孟山都公司收购Cropscinece为一个时点,同时拜耳公司也在不同程度的进行战略收购和战略重组,就是放眼全球大家都在快速的进行这方面的布局和战略调整。归结起来各家的做法都是基本类似的,在这个解决方案中核心的就是我要有自己基础的数据来源,然后通过数据来源打造核心的产品功能来服务我的企业客户、政府客户包括一些涉农相关的投融资机构。对于佳格公司来讲,我们的数据是以卫星、无人机的遥感数据,包括装在田间地头农业气象站、农业传感器获得的气象监测和预测数据为核心来进行整体方案的提供。
    终空间数据可以实现从农业资源的盘点到实际种植过程中对土壤伤情、气象预测、病虫害预警的数据需求,包括到整个生产周期的作物长势以及产量的监测,都可以提供全流程的服务,同时这些数据可以应用到农业种植延伸出来的相关服务产业,比如农业信贷、农业保险、农业期货等等都可以发挥非常大的价值。

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涛在总结中指出,对于未来农机行业的发展,我们总的感觉是,短期低迷,中期高度震荡,长期向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是永恒的进化主题。行业结束跟随性、无差异、泡沫性增长,粗放发展的所谓“战略性机遇期”已经终结,“只要放开发展似乎怎么做都对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萧条的唯一原因就是繁荣,还有一种因素在控制萧条中发挥了作用,那就是对经济萧条的发展过程有了更好的了解。未来,农机巨头的竞争也从产品向价值链延伸,他们已经具备智慧农业的四大抓手,决策、数据、感知、执行,未来将继续完成能量吸附过程。世界知名农机具公司将面临更深层次的整合。农机巨头未来将继续与农化集团缔结合约,与种子及农药、化肥公司联合发力,进攻作物科学、植物营养与土壤科学。
    农机同仁要充分认识农业社会化服务是大势所趋,勇于创新服务模式。顾客在哪里,你的组织边界就在哪里。行业需要我们,勇于自我革命,善于自我进化。唯一能够生存的理由,就是更好地实现价值创造、更全面的深度的服务能力。当前来看,农机市场震荡的根源也在于,行业从追求效率、农机保有量、整体机械化率,向追求效益、农机作业服务量、单台农机服务覆盖率转变。对于农机作业服务来说,要近属地化,要有增量的价值创造,要把科技力量、行业资源深入到种植户的产业链中去,要帮助他们把蛋糕做大,再尝试着分蛋糕。
    同志们,今天的论坛意犹未尽,时间所限,我们只能讲到这里,会后再多联系多交流,欢迎大家加入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农业生产性服务分会,共同探讨。农业生产性服务分会将是未来我会的重要沟通平台,将肩负团结农机同仁围绕农业生产性服务进行模式研究、经验分享、观点梳理等重要使命。

(注:本文为现场速记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