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机作业成本剧增200亿 油价补贴作用有限

2014/10/10 13:51:29    《投资者报》 作者:范云兵

  

  “柴油价格涨了这么多,以后会多用人工代替农机。”面对国内柴油价格接连不断的上涨,黑龙江省青冈县昌盛乡长发村农民赫鹏岚对《投资者报》记者说。

  3月20日起,全国汽油、柴油价格每吨平均提高600元。柴油每升上涨0.51元,涨至7.86元,创历史新高。作为农机作业最主要的燃料,柴油价格的上涨,无疑将极大地提高农机作业成本。

  此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河南调研时表示,今年国际油价波动大,如果油价提高,国家准备给直接补贴,因为大面积的机械化作业都要用油。

  而财政部的消息显示,全国财政再次拨付各省农资综合补贴资金243亿元,全国亩均新增补贴资金约14元,加上此前拨付各省的835亿元,今年财政部已累计拨付农资综合补贴资金1078亿元,比2011年增长近30%。

  但是,《投资者报》记者多方采访显示,14元的补贴或无法抵消此次柴油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增加。

  农机作业成本增加200亿

  河北省任丘市北汉乡农民赵心爱给《投资者报》记者详细计算了现在粮食生产的各种成本。

  赵家有2亩水田、三亩旱田,每年种植一茬小麦,一茬玉米。每亩地生产成本大约为800元,包括农机化作业成本255元、化肥220元、灌溉160元、种子105元、农药5元、其他支出55元。水田平均亩产小麦600斤、玉米1200斤,旱田亩产小麦400斤、玉米800斤。当前小麦和玉米的价格都是每斤1.07元,照此计算,赵心爱一家三口人每年种地的收入为4100元左右。

  从赵心爱的账本中不难看出,农机化作业支出,占种地支出的最大份额,为32%。“柴油价格又涨了,今年的农机作业价格肯定也得涨。”

  而黑龙江青冈县赫鹏岚的50亩地,每年只种一季玉米,每亩地的投入近400元,其中农机作业成本139元,占了34%。“除了收获,其余的农机环节都是自己的小四轮完成,如果全部使用农机服务,成本会更高”,他说。

  一位中国石油(601857,股吧)与化学工业协会负责人告诉《投资者报》记者,2011年中国的柴油产量为1.67亿吨,用于农业生产的大约为20%。照此计算,2011年用于农业生产的柴油大约为3340万吨。目前,用于农业生产的柴油,绝大多数是农机耕种、收割、灌溉、运输等各个环节。此次每吨柴油价格上涨600元,将给农机作业增加200亿元成本。

  按照这个比例,柴油价格上涨带来每亩生产成本11.5元。国家直补243亿元用于柴油等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平均每亩14元,足以抵消农机燃油价格的上涨。

  但是,农机作业成本的上涨,不等于农机作业价格的上涨。当前,中国种地农民并不直接购买大型农机具。大型农机具主要集中在农机大户或农机合作社,农机大户为种粮户提供农机作业服务。因此,农机作业的价格直接决定了农民种地的成本。

  山东省嘉祥县疃里镇农机大户朱庆来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在山东种植两茬庄稼,平均要有六次农机化作业,分别是夏收、夏种、秋收、深松、旋耕和秋种,此次柴油价格的上涨,给每个环节平均带来一元的成本提高。

  朱庆来称,以当地农机作业服务习惯,涨价都是3元~ 5元。按照今年的计划,每个环节的作业价格,都要提高5元,总计提高30元左右。

  因此,虽然14元的补贴远远大于柴油成本的提升,但是却不能抵消农机作业价格的上涨,农民的支出还是增加了。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认为,农机成本的上涨只是柴油价格上涨最直接的表现,而化肥也是以石油作为原材料,其价格上涨具有滞后性。因此,此次燃油价格上涨给农民带来的成本增长目前还难以计算。

  近几年,中国农业生产成本每年都在增加,但是国家没有放开粮食价格,农民种地的收入实际上在减少。郑风田对《投资者报》记者说,虽然国家每年的农业投入在增加,但大都是用于农业基础设施,直接补给农民的并没有增加,保持在80元~100元之间。按照中国当前的经济现状,补贴提高2~3倍是比较合理的。

  农机化进程或受影响

  “因为小麦的成本较高,产量又低,今年农机作业价格肯定上涨,小麦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利润,因此我们基本上有一半以上只种一季玉米。”赵心爱告诉记者。

  而赫鹏岚也同样遇到了是否使用农机的问题。赫鹏岚说,因为农机作业价格比较高,每年的起陇、翻耕、运输等环节,都是用自家小型拖拉机完成,这些环节的每年柴油的消耗大约为250升。为节省成本,播种环节用人工代替。而玉米机械化收获是赫鹏岚最大的支出项目之一。“去年机收队每亩的作业机收价格为60元,但是现在柴油价格上涨,肯定会造成机收作业价格的上涨,我今年会对比人工成本和机收价格,采用何种方式进行收获。”

  农业机械工业协会理事长高元恩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随着农村劳动力的进一步转移,发达地区农业机械已经具有不可代替性。2011年底,虽然全国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达到54.5%,但随着柴油价格的上涨,落后地区的农机化会遇到很大困难,或将对中国农业机械化的进程产生一定影响。

  在西部山区,农机的使用率并不高,加之劳动力转移不够,柴油价格上涨有可能造成农机闲置。而表现在农机工业方面,就是一些小型农机可能会受到冲击。高元恩说,现在西部山区主要使用小型拖拉机、收割机,柴油价格的上涨,会影响其销售。

  富来威农业装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姜小军告诉《投资者报》记者,油价上涨对于农机的销售会产生一定影响,但目前影响农机销售最重要因素是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因为近几年不断提高的农机补贴,农民购买农机的积极性还是在不断提高。

  吉峰农机(300022,股吧)(300022.SH)品牌部部长傅录志也对《投资者报》记者乐观表示,国家有一定的补贴,柴油价格的上涨对于农机销售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一些农机大户已经调低了购买新农机的预期。朱庆来称,去年其所在合作社购置了10台新农机,与前几年的增长速度相比低不少。今年还会有购置新农机的打算,但因为作业价格上涨,农民购买农机服务的积极性可能降低,因此不会购置太多。

  “因为深耕是最耗油的环节,成本上涨多,今年的作业价格将提高5元,达到60元。深耕的效果是能提高产量,但深耕不是必要环节,旋耕(旋耕的深度比深耕浅)也能满足种植需求。”朱庆来说。

  山西省原平市下薛孤张晋农机合作社张占军也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由于当地拖拉机保有量已经非常高,作业价格偏低,加上今年柴油价格的上涨,暂时没有购买新拖拉机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