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机升国四,这10问题没搞明白,会死很惨丨农机国四专题报道之一

2019/1/10 7:47:48    农业机械

  

农机升级国四,已经迫在眉睫,但很多企业还无动于衷,很多问题还没搞清楚,这让我们对行业排放升级极度担心。

今天,笔者就整理关于农机升国四,需要注意的10个问题,希望引起大家对升级国四的重视。并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对农机升国四进行更加细致的探讨。

1·升级时间节点

untitled.png

生态环保部2018年34号文件

根据2018年8月19日,生态环保部发的第34号文件即《非道路移动机械污染防治技术政策》公开显示,压燃式发动机(如柴油机)为动力的非道路移动机械,控制目标要求2020年达到国家第四阶段排放控制水平,2025年与世界最先进排放控制水平接轨。

对小型点燃式(小通机)和大型点燃式为动力的非道路移动机械,也给出了控制目标:即小通机2020年前后达到国三水平,2025年与世界最先进排放控制水平接轨;大型点燃式动力到2025年与世界最先进排放控制水平接轨。

实际上,意思已经很明确,农用柴油发动机国四升级的时间表就是2020年,而且国五应该是在2025年,且标准可能达到欧IV或更高的要求。

但是,具体是2020年的什么时候?根据征求意见稿的官方说法是:“自2020年1月1日起,凡不满足本标准要求的非道路移动机械及其装用的柴油机不得生产、进口、销售和投入使用”,不过还不是最终稿,仍需要讨论。

从生态环保部了解到的消息,可能更趋向于2020年1月1日切换国四,即从2020年1月1日开始上线监控系统,最迟上半年就可以实施在线监控。

而农机行业很多企业,特别是配用大于37 kW发动机的主机企业,更希望在下半年或者年底实施,这样他们能够有2018和2019两年的实际作业验证。

2·设计开发准备

untitled.png

AVL给芬特拖拉机做的PEMS

根据笔者最近到农机主机企业的走访发现,很多企业对升级国四准备严重不足,甚至有的企业觉得,升级国四就是换一个发动机的事。

实际上,这次升级国四,对很多机型来说,都需要重新设计产品,以便应对车载终端和颗粒物捕捉装置。

原因很简单,征求意见稿提到,“装用37kW到560kW柴油机的非道路移动机械应加装壁流式颗粒物捕集器(DPF),型式检验时,恒定转速柴油机在稳态测试循环(NRSC)、非恒定转速柴油机在瞬态测试循环(NRTC)下的粒子数量,其排放结果应不大于5×10 12 #/kWh,同时DPF再生时不能有明显可见烟”。

DPF是一个体积不小的家伙,本身安装就比较复杂。对于拖拉机而言还稍微好点,毕竟后处理可以放在机罩外侧,但对于收获机械就有较大难度。而增加车载控制组件,要求获取车辆位置和排放信息,也需要考虑设计开发的改变以适应发动机的要求。

虽然有企业声称,可以不用改动机型设计就可以升级国四,但这种配套机型恐怕不会太多。同时,对于机型要做的PEMS测试,也需要完成,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

所以,升级国四不是换一个发动机那么简单的事。

3·车载控制组件

untitled.png

德国CLAAS收获机

车载控制组件,也有人叫车载自动诊断系统,英文为On-Board Diagnostics即缩写为OBD,主要用于对车辆的监控,保证车辆符合排放标准,而不符合排放标准时应报警、停用等,并能够读取故障代码。OBD系统最大的作用就是监测尾气排放, 同时还能记录故障原因。

所以,对于农业机械来说,每台机器都需要安装一套OBD系统,一旦出现排放不达标的情况,就需要及时处理,标准中也给出了处理的缓冲时间和补报机制,以应对农机的偏远作业要求。

这个时候,就需要对农业机械的标定非常严格。因为,相同的机器,在不同的作业环境下,可能会对排放产生影响,而检测的要求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整机要在不同的环境中进行标定,才能够声明自己是合格品,还要控制用户自己不能篡改数据和设备,不然被查到罚款力度可能会很大。

但又有传言说,可能不需要OBD了,不知真假!

4·检验鉴定问题

untitled.png

升级国四不简单

升级国四不是换一个发动机那么简单,前面已经说过一个原因,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即换用国四发动机是否需要重新鉴定的问题。

当然,根据上一次升级国三的情况来看,一是时间紧迫,二是标准繁多,最终简化了很多项目,为企业鉴定省去了不少麻烦。

这一次升级国四,恐怕还会遇到上次的两个问题,但这次的变化要比以前大的多,如果不重新出鉴定报告,似乎就说不过去了。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目前鉴定的方向还没有,更别提具体方案。如果需要大量的重新鉴定,从目前进度来看,详细标准至少要到2019年下半年才会出台,不会早于排放标准的定稿,这样时间是否够用?

5·农机补贴问题

untitled.png

补贴也是一大关注点

在升级国三的时候,曾经有人提过,是否能够给按时升级国三一定的额外补贴,也就是将排放标准和农机补贴挂钩。但当时的农业部给的政策是,给国二的补贴延长了结算周期,而针对国三并没有特别的补贴倾斜。

国四升级相对成本增加更多,特别是使用成本也会相应增加。而农业机械主机企业,销售国四产品必定是要早于国家实施排放标准,由于成本增加等因素,是否有可能有补贴的倾斜?

根据前段时间农机补贴政策的变化来看,对新产品和高技术含量的产品有所倾斜,如动力换向和动力换挡拖拉机,很多省给了上调补贴限值的做法,值得称赞。

如果按照这一思路,提早投放市场的国四产品,应会给与一定照顾,以避免到切换之日在投放市场。

6·处罚责任依据

untitled.png

AVL提供的限值表

之前说过国四要安装OBD,也有传言说可能不会做强制要求。不管如何,如果有意或无意的被查到,这个处罚责任在谁?

所谓有意,就是有企业主动问过,将国四发动机换成其他发动机,这种情况如何判定。

当然,这有可能是用户自己私自改装,也有可能是主机厂主动改装,如何分辨?如何处罚?

所谓无意,比如在偏远山区工作无法获取信号,而用户又不知道;或者OBD失效(也有有意失效的)。面对这些情况,虽然有缓冲时间和补充申报机制,但总会有意外(更多是有意的意外),这个时候谁来判定责任?判定是谁的责任?

7·监督力度多大

untitled.png

标准高执行更应该严格

有不少农机行业人士告诉笔者,说目前还有很多国二产品在销售,至今行业还没有一个受到处罚。

从这个角度说,是不是升级国三是失败的?而如果升级国四,面对各种篡改、各种意外,是不是还会像国三一样?

我们看到,这次升级国四要加装OBD,其实也就是想通过在线回传数据控制使之达标。而要依靠人工核查,恐怕难度很大。

一是受限于农机工作的广度,二是稽查人员数量恐怕也不足。而对于很多诸如经常换牌子、换法人的企业,你查到了又能如何呢?

有人建议,把国三先升整齐了,给那些不守法的以代价,对国四升级将有很大的好处。即,要亮出监督这把剑。

8·成本增加多少

untitled.png

成本增加不容小觑

对于升级国四来说,目前给出的有两个路线,一个是SCR策略,一个是EGR策略。现在很多企业选择了EGR,但这意味着更高的油耗和更短的DPF再生周期;而选择SCR策略的,要考虑尿素消耗的成本,以及尿素质量等带来的损耗。

单纯从硬件上来说,无论是SCR还是EGR策略,本身就增加不少。有人测算说,单台增加1万元左右,这不包含测试费用和机型重新设计等费用。

而后期使用成本,如油品过滤、停工等造成的损失,单台增加恐怕就远远不止1万元了。

在当前农民收益较低的时期,农机价格再提高,恐怕市场会更加惨淡。

9·使用可靠如何

untitled.png

最为担心的是使用可靠性

升级国三的时候,我们已经遇到很多问题,从早期的自然、发动机无力,到后来的油品问题、换芯问题等,最后造成很多所谓的“假国三”在市场上横行,大企业反而干不过小企业了。

如果升级国四,在本来一致性就不好的农机行业,会出现多少故障,没人敢判断。而且,农机的试验环境和实际工作环境差别十分巨大,无论采取哪种措施去测试,都难以跳过田间测试、小批量投放这些环节,除非有胆子大的不怕死的企业。

当前,农民最关注的还是农机要“用得住”,一方面农民要求确实不高,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的主机企业太不高明。如果因为升级国四带来批量问题,最终结果是谁的批量大,谁倒霉。

10·标准变化程度

untitled.png

AVL给出的排放时间图

而最为可怕的是,如果2020年1月1日开始实施国四,那就意味着正好还有一年的时间。而这一年的时间,还需要确定最终的标准,相关的产品鉴定也要跟上。时间上,真的不够吧?

或许有人会说,无论什么时候升级,对于主机企业来说,时间都是不够。但对于农机来说,这个不够,绝对不是借口。

针对以上10个问题,我们都想探讨清楚。所以,2019年1月16—18日,农业机械杂志社联合排放配套企业、主机企业和科研部门,共同举办农机升级国四的一场研讨会,希望邀请生态环保部门、农机鉴定部门等人员,共同探讨农机升级国四到底该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