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困难重重的巨头之路

2019/4/11 15:35:29     无人机网

  

大疆的融资是一场大戏,但更像是一场闹剧,被投资方俨然“甲方爸爸”的模样,这在融资历史上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不愉快的声音在所难免,大疆却有着旁若无人的底气,因为它看上去,在无人机市场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面对资本市场的态度、内部腐败、行业现状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竞争对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再加上大疆本身所处的位置和发展历程。大疆的独角兽之路,事实上还要走很久呢。

骄傲如汪滔,他是个与世隔绝的创业者

这个人才辈出的时代,骄傲的企业家有很多,雷军、贾跃亭、罗永浩、马斯克,这些都是其中典型的代表。

但像汪滔以及他的大疆这种,一开始就由骨子里透出骄傲的人和企业,其实并不多。

他是中国科技圈特别神秘的创业者,他有骄傲的资本,因为他缔造了无人机的一个新时代。但他和他的企业,现在也面临着成长的烦恼。

“这个世界太笨了,笨得不可思议。工作以后发现,不靠谱的人和事太多了,这个社会原来是这么愚蠢,包括很多很出名的人。”

2016年的这句话完完全全透露出了汪滔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国内市场占有率高达九成、被《福布斯》誉为媲美戴尔、GoPro的大疆是汪滔骄傲的资本。

但在员工眼中,汪滔是一个可怕而又严肃的老板。雷军喜欢和小米员工一起过年过节,刘强东和京东员工在公开场合也能称兄道弟。而在大疆员工看来,汪滔更多意义上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对其他人可能都是不屑一顾的。

2006年,汪滔创业之初拉来了两个同学,但迫于工作学业以及各方面的压力,他们很快脱离了大疆。随后社招而来的员工也很难得到汪滔的信任,这让他们莫名丧气,也开始了一个不好的循环。

其中被讨论最多的故事是,汪滔要求员工写工作汇报,每个小时的工作内容都要如实记录。创始人的强势加上并不成熟的管理模式,大疆在成立之初面临着很多内部纷争。

那时候的大疆流失了很多人才,说到这里你会想起谁?拥有“互联网黄埔军校”之称的搜狐和张朝阳?

但他们人才流失的方式不一样,汪滔很苛刻,在股权分配上也很小气。2009年的时候,当初的一起创业的那波人几乎都离开了大疆,后来就连汪滔自己也承认,他可能是个不受待见的完美主义者。

2013年的时候,科林奎恩让大疆在北美市场的销售工作获得了不小成功,打开一片新天地。可即便是这样的功臣,后来也一度和大疆撕破脸皮,将其告上法庭。

“不欢而散”似乎成为了那时候大疆的代表词语。

奇葩融资寒了投资者的心

后来的汪滔虽然不再要求员工去写所谓的时报了,但他强势的管理风格并没有太多改变。大疆在他的带领下,也渐渐有了相同的品质。

这一点,从那次让资本市场瞠目结舌的融资事件当中就得以体现。

那是一轮让投资人挥泪的“融资奇景”。2018年4月,大疆进行了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价格无所谓,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它的融资方式——竞价。

这轮融资由大疆自己设立游戏规则,经历了三轮筛选、近一个月的时间。

投资者必须认购一定比例如同“无息债”的D类股才能获得B类股投资资格。条件挺苛刻的,但还是有不少企业递交了保证金和竞价申请。

于是第二轮竞价随之开启,4月15日,大疆获得的最高5亿美元的平均D类:B类股的认购比例为1.61:1,但还不够完美。

直到第三轮竞价,那些爆出2:1比例的投资者都被淘汰出局,这相当于投入3块钱只能得到1块钱的股票,历史上还没有这么玩儿的。

三轮竞价期间有不少投资者对大疆心生不满,进入尽调环节之后,又被大疆阻拦从而放弃竞价。有人说大疆简直毫无契约精神,不值得被投资!

事实上,这次融资看上去大疆是把自己摆在了拍卖台上,价高者得“我”,但未必得“我心”。

因为大疆从不给投资人发财报,前几轮投资的机构也没有拿到。这也是在大疆被爆出内部反腐新闻的时候,杨思麒为什么会一脸懵逼的原因。

是的,杨思麒所在的私募机构成为了这10亿美金的最终入围者之一。

之前的这些机构也是如此,因为游戏规则是这样:不对赌业绩和上市时间,不开放内部尽职调查,且投资人不能影响和干预公司正常运营。

在投资者看来,大疆简直太骄傲了。

大疆的困局,内忧外患,距离巨头还有很大差距

大疆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公众公司,在把很多问题私人化的同时,也屏蔽了相应的监管。

大疆对待资本的态度算是一朵奇葩,以前因为业绩漂亮,投资者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但根本问题的出现让投资人有些不满,比如内部腐败。

这个从来没有对接投资人部门的企业,说起来让杨思麒挺不满意的。

一般在一级市场当中,公司在上市的中后期都会聘请专业的财务顾问来接洽大型基金。但是在大疆的历史当中,除了红杉中国,其他的都是一些中小基金。

这看上去不太健康,因为成熟机构输出的不止是金钱,还有那些完整的服务体系以及管理经验,这正是一直以来管理极度偏平的大疆所缺少的,也是大疆打心眼里不屑一顾的。

于是在一月份,大疆员工收到了这样一封信:公司重拳反腐,已查处45人,2018年,因内部腐败,大疆预计损失超过10亿元。

即使这次反复风暴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但很多人却是第一次听说。

早在2014年的时候,大疆就因供应链问题开除过整个采购部门;时至今日,大疆内部依然存在着种种派系争斗以及宫斗剧。或许是汪滔自身性格结下的恶果,大疆的内部管理确实存在相当多的bug。

公司管理不当,此为大疆内部之困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大疆虽然受到资本市场的大力追捧,但这并不代表没有竞争者存在。

2016年下半年,无人机市场经历了一次资本寒冬。IDG估计,2023年的时候整个无人机市场规模可能仅为334亿美元左右,企业面临发展瓶颈。国外调查机构GrandView Research的预测更是悲观:2024年全球消费级无人机的年销售量将下降到41.9亿美元。

集中消费市场的大疆,在其他细分领域,也可能要被他的竞争对手弯道超车。

亿航选择从低空无人机载人领域进入无人机市场,不在消费领域和大疆正面交锋。它和永辉云“智慧零售+无人机”配送模式,不仅给顾客带来了好的体验,而且开创了自己在低空无人机市场的发展空间。

640.webp (10).jpg

极飞科技则是在植保无人机市场和大疆进行竞争,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植保无人机的市场也有相当广阔的发展空间。而这个市场对于大疆来说只是一个新发展的行业,在精力与技术的投入上,极飞科技占有一定优势。

零度智控目前聚焦警用安防和测绘市场,推出的新产品固定翼无人机ZT-3V,也解决了现在很多无人机存在的问题。而大疆在安防和测绘市场虽有投入,但并没成气候,零度若是能够抓住机遇,牢牢占据这两个细分市场,它也有望成为大疆的有力竞争者。

光明顶遭围攻,此为大疆外部之困

内忧外患的格局下,大疆距离高枕无忧还有很长的距离。它的优势来源于用户规模,而不是实力和技术上的难以超越。

对于大疆来说,在继续深耕消费无人机领域的同时,也要尝试让自己的业务多元化,从而保障护城河的深度。公司方面,汪滔和他的大疆则要改掉现有的工程师式管理模式,这样才能真正解决内忧外患,让大疆走上独角兽之路。